凛冬长眠

突然点梗www

cp限ec和贾尼。
不写车,坚决不写。

二十多年了,第一次对某个人恨之入骨。

首页有喜欢屁鸡的请双我。
下次看到屁鸡相关的东西,不管是你自己写的还是推荐的,一律拉黑。

我他妈。
我他妈当初为什么会以为叉男是养老圈。
要是现在的事情再来一次。
我他妈能直接疯给你看。

关于同人写作,想到说一些

热爱人物远胜于剧情,热爱AU远胜于原作。他们在自己的故事里支离破碎,而在我的故事里如胶似漆。

莲七白:

昨晚上睡前想到的,趁没忘写出来。一点关于我对同人写作的看法吧。一家之言,看看就好。


基本上我觉得大部分写作训练都针对的是原创,对写同人没啥作用,什么不要直接写心理啊不要出现想啊,写同人根本不需要复杂的技巧,萌CP啊,重点是有爱啊,趁着鸡血把人物关系的萌点写出来胜过一切。


这就涉及到怎么写人物。


很早以前,刚写同人的时候我热爱写AU,各种梗,觉得萌就往CP上套,因为文笔尚可倒还挺受欢迎,不免沾沾自喜。后来有一天一个前辈问我,你是在写故事还是在写人物?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一直是在写故事。这个转变差不多花了我四、五年时间,一百多万字,现在差不多可以说:我是在写人物。


人物还是故事其实没有孰优孰劣的区别,人物带着故事跑还是故事带着人物跑一样都能出好的作品,大概的区别可能就是前者更容易共情,相对也更难OOC,后者更注重情节的发展,会更有阅读快感。(审美是另外一个话题,这里不讨论)


每个人有自己的选择和偏好,我因为萌人物和人物关系才会去写文,会有意识地克制故事引导,让人物引导。一篇结构精美但故事性强于人物性的同人对我来说就好像看到以前的自己,有时能感到作者急迫的表达欲催着人物去演他心中的戏。这就进入月经一样没玩没了的你是为什么萌CP搞同人的争论了[拜拜]


比起很多文学性强的同人我更偏好萌的,因为人物性更强。先锋的文学风格多读书多摹写可以学得似模似样,真的萌(又符合人物性格)可就难多了。


尊重人物,并不是说把他抬高,苏得完美无缺,而是尊重他的性格,软弱、脆弱、傲慢、冷漠……缺点非常迷人,并且常常比优点更动人,因为是人的共性。性格决定命运放在写作里就是性格决定故事。常见问题是纸片人——但纸片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作者的重点放在故事、场景而不是人物塑造上(想想好莱坞的爆米花片)。


生活本身特别狗血,人的情感也特别复杂,人物从开头到结尾不是一成不变的,他的成长和转变就是最好的故事。塑造人物而不是塑造故事,爱你的人物,清楚他吸引你的地方,也不要忽视他糟糕的部分,在写之前心里先把人物立起来,大部分时候让人物自己去说话动作,他就会演出作者也预想不到的精彩情节来。(当然偶尔会遇上人物罢工或者嗨飞,断片儿了这种事故,这时候才需要文字技巧和逻辑把断片儿的地方连贯起来)


语言的问题在于它不是一种精确的表述,所以试图用语言去强行描述人物在我看来很容易过度,更何况很多时候我们的语言能力还没那么强。相较而言让人物自己去演会自然很多。让人物自己去演也不是说完全就放飞了,人物在创作里是站在逻辑的舞台上的。作者需要把握的是全局逻辑(无论是感情逻辑还是社会逻辑),为他营造一个发挥的舞台。这里其实最容易能看出作者的功力区别。能为人物营造多大的逻辑舞台决定了这篇文的视野。


一个具真实感的故事里,人物的生活也像现实生活中一样充满了模糊和不确定性。所以留白很重要。对读者的智商有点信心,他们是懂言外之意的就算不懂也不是作者的损失不是吗。“他笑了笑”这种微妙的动作能有一百个解读,作者写出来,如何解读就是读者的事了。而丰富的解读是一个作品有生命力的证明,所以不要怕被误读。


我们搞同人,人物首先已经现成了,省掉一大笔力气,让他搞个基什么的,很多时候甚至根本不需要什么故事,PWP就很好吃。但我还是觉得,能够完整地再现人物和人物关系的转变是同人写手需要面对的主要挑战。


重点还是要多写吧,怎么让人物活过来,怎么共情,怎么用逻辑来营造舞台(以及怎么把断片儿的人物拉回来),总需要不断磨练。写中长篇,完整的 中长篇对人物塑造技巧的锻炼是显而易见的。短篇考验的是萌点、结构和语言技巧,想要挖掘人物的复杂性格和描述复杂的关系转变需要通过中长篇。中长篇特别检验逻辑漏洞和人物理解,会在过程中经由人物发现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好东西哦。


关键是:不要坑。没有写到结局的文缺了最重要的逻辑链条,不太容易看出来有没有问题,停留在那里不会进步。一鼓作气写到底的话往往会有一个很棒的结局。有爱的时候一定要多写,爱这个东西说不定过会儿就没了,然后那个感觉很戳萌点很想讲的故事就永远都讲不完了,如果是像我这样的金鱼脑,说不定过了一个月就完全忘记想讲什么了。

【EC】无法烹制甜饼


简介:变种人夫夫因为突如其来的身体状况,无法烹制甜饼(误)
祝这对夫夫天长地久。

七夕的神经病小甜文,带cp秀个恩爱 @土豆酱
————
“Erik,现在不是你炫耀刀功的时候。”Charles看着锅里糊成泥状的土豆——都是因为Erik把土豆切得七零八碎——深深地叹息道。
为了应付Charles的心血来潮,学校为Xavier校长建造了一个特别厨房(其中当然有老友万磁王的帮助),即使他坐着轮椅也能正常使用。
只是,做饭这件事情,对于两个不事生产的男人来说,还是太难了。
系着围裙的Erik如临大敌地盯着刀下乱飞的西红柿,有一块还蹦上了他的脸颊,红色的汁液顺着他的脸颊留下来,这玩意儿太麻烦了,像塑料子弹一样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Raven突然推开门进来了。
“你为什么不试试用手扶住番茄呢?”Raven有些绝望,她完全不该期待哥哥和哥夫能搞出什么像样的午餐。
Erik一刀劈进砧板里。
他脑中的幻想尴尬地停住了,因为Raven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耳根发红。
“嘿……”站在门口的hank看着Raven,担忧地朝他使眼色,好的,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解决了,这对夫夫没在厨房搞起来,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得防止他们两人把厨房炸掉。
Raven明白了他丈夫的暗示。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很明显,让他们两人放弃比让他们搞起来更困难些。
“你们在做土豆番茄浓汤吗?”Raven尝试着建议道。
“不,我们在做土豆沙拉。”Charles眨着眼睛,调整了一下坐姿,伸进口袋,将某个器官扶正,拼命掩饰着尴尬,无辜地说。
Erik拿着刀,不明所以地看着Charles,脸色不豫,像是什么好事被打断了,看起来真有点吓人——但Charles说什么,他照做就行了。
“Erik,你这样真吓人。”Raven嗔怪道。她从来都不怕Erik,不过隐隐有种被下了套的感觉,她转向Charles,提议道,“其实不用炒,蒸过弄碎就行……”
Charles朝Erik使了一个眼色,顺从地侧过身,将轮椅往后倒退,小心地不碰到Raven,更不要让她发现自己的异样。
Erik明白了。
“Raven,我很抱歉。”Charles真诚地说,“可能我完全应付不了厨房。”
“看的出来。”Raven嘟哝道,顺手接过了厨房的烂摊子,“让我来吧。”
“我觉得也是。”Erik觉得有必要诚实地说出自己的看法。
Charles嗔怪地看着Erik,后者完全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Charles道:“那就麻烦你了,Raven。”
两人阖上门,Erik用能力推着Charles的轮椅,走了。
“你硬了。”Erik俯身道。
“你也是。”Charles捧住Erik的脸颊。
如果Raven来得再晚一些,就会发现两个人在厨房中,如胶似漆。
———半个小时后———
Raven:“Charles!!Erik!!我的天哪!你们两个!不帮忙就算了!别在午宴的时候乱搞!”

站tag求文抱歉

我记得以前有人说过一篇ABO文。
o万a查的。
没错就是这个。

【ec】蔷薇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走微博走微博。

七夕带cp秀恩爱 @土豆酱 

情场老手查x懵逼万。

第一次炖肉有点柴…… 

Erik眼中的Charles。

Erik见证过一次Charles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