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长眠

【ec】【神奇动物】erik的嗅嗅和查查 4

上一章http://arwen-stark.lofter.com/post/1de4261f_d8478e3

大学生放假了可以日更了。


当天晚上,Erik就把那半截水管毁尸灭迹,本想着要揍嗅嗅一顿,可是看着嗅嗅的狗狗眼,还真下不去手。

然而孩子是不能惯的——自从这一件事过后,嗅嗅越发变本加厉了。

嗅嗅吃过早餐后就会撒欢似的跑出去,晚饭之前准时回来(Erik:守时是个好习惯。),附带一大堆的东西。

闪亮的玻璃珠,还没用过的、锃亮的铁锅,甚至有几次是珠宝店的水晶——Erik勒令嗅嗅把水晶悄悄地、原样退回去,不知嗅嗅做到没有——幸好第二天的新闻版没有报道。

天哪我们只是收破烂的——Erik扶额,我们拓展不了这么贵的业务。

但是心中的另一个声音说道:收破烂,嗯?你就这么没有追求吗,嗯?我们的目标是:搞事!搞事!搞事!

所以Erik并没有言辞激烈地反对——多年以后,Erik回想到当年的念头,几乎想穿越回去打死自己。


Erik尝了一口番茄牛腩汤——味道不坏。Erik哼着小曲儿,觉得今天一天都过得很顺利,希望晚上也能有个好心情。

可惜他今晚注定不能如愿。

嗅嗅回来了——带着他乱七八糟的收藏。

嗅嗅艰难地爬上餐桌,“砰”地坐在桌子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天哪他带了什么东西来!——Erik有着不好的预感。

Erik示意他下去,嗅嗅委委屈屈地看了他一眼,从桌上砸下去。

他用嘴啄啄Erik的鞋子,用狗狗眼看着他,希望引起Erik的注意。

嗅嗅抖抖毛,收藏品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上帝啊!Erik的眼珠都要调出来了,他面前是不知道哪家的钢筋,上面还混着陈年的水泥。

他把钢筋往前推了推,献宝似的看着Erik。

你给我放回去——Erik指着嗅嗅的鸟嘴,歇斯底里地吼着。

希望那个房主不要有事。Erik祈祷道。

嗅嗅回来地很快,而作为惩罚,Erik只许嗅嗅看着他吃晚餐。

用嘴拱着Erik的手背,希望Erik能分他一些。

而Erik是真的生气了,并没有理他,气得嗅嗅一整晚都用屁股对着他,晚上也没有和他一起睡。


夜里,Erik梦见嗅嗅把金门大桥整个儿提了起来,给隔壁的pict做见面礼。

“天哪!你这个小混蛋想做什么!”Erik挥着手臂,大喊着制止道,“快把桥放下来!你个狗娘养的小混蛋!”

而“狗娘养的小混蛋”并没有遵照他的指令,只是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挥了挥手,把大桥压在Erik的身上,谄媚地看着pict。

Erik:“……”

son!of!bitch!

吓得他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

然后,他发现那个“狗娘养的小混蛋”正是始作俑者。

嗅嗅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团成一团睡在他的肚皮上——Erik猜他原本是躺在他胸口的,却被他坐起的动作弄得滚了下去。

嗅嗅撩起一边眼皮,打了个哈欠,嫌弃地看着,然后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用屁股对着erik,心满意足地蹭蹭他的腹肌,睡着了。

erik:“……”

简直不能更心塞!你这小婊砸是不是想上天!


erik想过各种各样的苦主找上门来,有油光锃亮的银行经理,拿腔拿调的珠宝商,不苟言笑的FBI,甚至是啥变种人——谁知道嗅嗅拿了什么玩意儿呢。

却没想到Charles是第一个人。

第二天清晨,erik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习惯性地捞过床头柜上的头盔,扣在头上。

他睡眼惺忪打开了门,就听见了Charles连珠炮似的求助。

“哦erik先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我家的房子莫名其妙地被拆了一个大洞然后钢筋不知怎么搞的被堆在门口我的天呐家里是不是遭贼了!”

Charles的嘴唇真好看——这是erik的第一个想法。但是当他迟钝的大脑消化了Charles的话之后,心里一阵后怕——如果Charles昨晚出了事怎么办!

真该死。erik痛恨起自己的冷漠和不负责任。

“对不起。”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