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长眠

【贾尼】【微盾冬】【2010太空漫游AU】the distance to heaven

 @莫瑜夜 和阿莫的联文

*假设2010苏联仍然存在,并且冷战继续

*梗来自2001太空漫游和2010太空漫游

-------------------------------------------------------------------------

Tony爬上架子,看了一下仪表。
温度62.45
空气湿度55
西北风2-3级
……
无论怎么说,这都是个好天气。
昨天的狂风暴雨让雷达出了一些故障,Tony被派来修理。
出外勤是那些四体不勤的教授们避之不及的苦差事,但对于Tony来说,可不是这样的。相比于同僚的冷言冷语和幸灾乐祸,他更愿意和这些铁姑娘打交道。
独自身处高空,他张开双臂,闭上眼睛,让风从衣襟间呼啸而过。
“hi!”
Tony猛然惊醒,出声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子。
只消一眼,Tony便能看出他的不同。虽然身着常服,但笔挺的身姿昭示着他军人的身份。
他像一头待时而动的猎豹,Tony想道。他的步伐矫健而隐秘,Tony甚至难以察觉他的靠近,而他眼中盯上猎物的光芒,则让Tony感到了久违的兴奋。
谁会是猎物呢,老兄?
“你是谁?”Tony喊道。
“Dr.Stark,你可以叫我zemo。”zemo笑了,露出一口白牙。
“有何贵干?”Tony试探着,他把手中的工具箱放下,对下面的zemo喊道,“我给你两分钟,你如果不能打动我,就可以滚了。”
“我们是来讨论一桩旧事的。”zemo单刀直入,“一年以前,发现号飞船失事,你研发的jarvis被定为罪魁祸首,你父亲创立的stark工业易主,而你成为了一名大学教师,成天面对那些老头和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
“没错,这个结论是我亲自确认的。”Tony攥着护栏的指节发白,“在大学里当教师总比那些饥寒交迫的人强——你还剩1分半钟。”
“你明知道事情不是这样。”zemo继续道,“我知道你曾经多次上报NASA,就是为了请求他们派出飞船,探寻发现号的真相。”
Tony没有做声。倘若zemo靠的再近一些,便能发现Tony眼中暗色的风暴。
三位科学小组成员在深度冬眠中被hal切断了生命维持系统,frank Poole在机舱外被hal所杀,David Bowman发现了一块巨大的石碑,亲自下船探查后下落不明。
这是jarvis和五位机组人员最终的结局,但这不是事情最终的真相 。
Tony知道jarvis有着自己的意识,但他从不相信jarvis如此任性邪恶。
“愚蠢的美国人认为,探索一艘失事的飞船并不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他们宁愿把时间和精力耗费在和同胞的斗争上。”zemo喊道,“老兄,这样和你喊话真的太累啦,介意我上去一点吗?”
Tony讥笑道:“那么你是聪明人了?”
话虽如此,Tony还是往下走了两步。
zemo把这当成他无声的默许,站在台架的一半与他对话:“现在说话方便多了——这可不好说,我相信你大概比我更有判断了。”
Tony的心一阵刺痛。

上次听到这样的恭维还是在一年前,stark工业的发布会上,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他早早离席,和自己的好友Bruce banner一起来到stark实验室。彼时,doctor banner还只是NASA一个普通的研究员,他还是stark工业的管理者。
他兴奋地盯着banner,就像和好友分享棒棒糖的孩子。
Tony炫耀新研发出的jarvis:“他是个聪明的小宝贝,来和banner叔叔打个招呼。”
jarvis没有理他们。
Tony哈哈大笑。
那时候banner是什么表情?Tony猜,大概是心事重重的吧。
后来,banner游说他把jarvis借给NASA,装上发现号,“你的孩子会经历一场很棒的冒险。”他如是保证道,后来却在发生事故后躲得远远的。
现在想来恍若隔世。

他冷冷道:“你还有半分钟。”
“现在,你拥有一个机会。”zemo不紧不慢地继续道,他知道Tony有点被说动了,“列昂诺夫号将在三个月后起飞,和发现号一样前往木星轨道。”zemo摊开双手,“我们是双赢的。我们需要一个熟悉hal技术人员,而你需要真相。”
Tony大笑出声:“你认真的吗?老兄?让一个美国人上苏联的飞船,且不说‘一直以来的政治形势’……”
zemo静静道:“我说过的话,就能保证做到。况且,资助一个在美国受到伤害的技术人员,是件可以上真理报的大事儿。”
Tony犹豫了。
“而你,宁愿让jarvis孤独地飘荡在冰冷的太空?”zemo这条毒蛇终于露出了獠牙,毫不留情地咬在了最柔软的哪一点上,“你愿意让你最优秀的造物白白蒙上污名?”
Tony再也无法维持表面上平静,喘息道:“我会考虑。”
zemo微笑道:“静候佳音。”

当天晚上,Tony心事重重地回到家,像往常一样亲吻着pepper的照片。
“pepper,我回来了。”
接着,他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跪坐在沙发前,轻声对着照片中的女人说道:“pepper,我该怎么办。”
相片把她的生命定格在了最美好的年纪。
以前,当他需要做出艰难的决定时,她的亡妻总会轻轻按摩着他的头皮,絮语道:“Tony,follow your heart。”
follow my heart。
那我会去找你的,jarvis,不管让我付出什么。

评论(7)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