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长眠

【ec】【神奇动物乱入】Erik的嗅嗅和查查 完

又完结啦好开心-w-

上一章

Erik和Charles的每一天都过得像约会一样。
然而两人似乎很享受这种氛围,并不怎么想捅破那层窗户纸。
事情最后还是有了转机。

Charles要去另一所大学做演讲,尽管Erik非常不舍,但还是帮着Charles收拾行李。
按照装修队的进度,估计Charles回来之后就可以搬进房里住了,Erik格外珍惜两人在一起的每一天。

今天的晚餐依旧是Erik准备的。
Charles端着酒杯,出神地望着某处。
而Erik静静地望着他。
他们没注意到pict悄悄地从口袋里钻出来,顺着他的格子大衣爬到餐桌上,盯上了桌上的红酒瓶。
他奋力地向上爬,像平时爬树一样,直到过大的力气压倒了啤酒瓶。
“哦,抱歉。”Charles站起来,准备到厨房拿抹布来擦桌子。他红着脸解释道:“我应该……”
“哦,别。”Erik一把捞起了在红酒中畅游的pict,用白毛巾给他擦擦身子,打趣道,“你以前不是抱怨他过于害羞吗,他现在倒是自然多了。”他捏捏pict的细胳膊,pict报复性地咬了他一口。
Charles只能把这个深藏不露的熊孩子接过来。
大概是喝多了,熊孩子pict直冲着Charles傻笑。
——家庭教育要加强,Charles扶额。

嗅嗅最近不常回来,这让Erik很惊讶。
即使迟钝如Erik,也觉得嗅嗅似乎对pict有意思。
然而家长再操心,孩子不给力也没用。

——此时,“不给力的熊孩子”嗅嗅正在荒郊野外,笨拙的舞动着蹼。
好吧,他在努力地扳弯一根钢丝。
可惜,他和那以扳弯磁铁著称的Erik不同,制作钢铁玫瑰要比比人花费更多的力气。
他吸溜了两下鼻涕,继续干活,顺便在心里问候了一下对自己不管不顾的Erik。

Erik打了个喷嚏,连忙把刚才擦干的杯子重新擦了一遍。
准是哪个小坏蛋在想他。
Erik倒是不担心嗅嗅,因为他发现嗅嗅有一百种方法整治打他主意的人。
Charles倒是有点担心:“嗅嗅怎么还没回来?”
“准是给pict准备什么礼物呢。”Erik打趣道,“我希望他不要再送什么辣眼睛的东西了。”
Charles脸红了。
Erik发现,宠物像主人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他觉得单纯的心灵感应者大概想到了上次嗅嗅送pict色情碟片的事情。
“你得管管嗅嗅了。”Charles避开了眼睛。
Erik看着他仿佛滴血的耳尖,心不在焉地附和道:“年轻人谈起恋爱来,谁能管得着呢。”
“你觉得——”Charles似乎被他的视线烫到了,慢慢地对上他的眼睛。
“我该帮你收拾行李了。”Erik接过话来,就像是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
还不是时候,Erik想,说出那三个字得准备好镶钻的戒指,半跪在心上人面前,向他求婚。
而不是像现在,两个人身处水淋淋的厨房里,其中一个人明天就要远行。
他看着Charles眼睛里的星光一点点地熄灭下去。
他开始痛恨起自己的古板来。

Charles不在的第三天,想他。
Erik早早上床,躺在那张狭小的行军床上,满脑子都是Charles的微笑。
突然,电话铃声想了起来。
“Erik?”Charles的声音还带着点儿哭腔。
Charles只会在他的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这让Erik既高兴,又心疼:“怎么了,Charles?”Erik柔声问道。
“演讲取消了。”Charles的开始啜泣,“他们——他们——”
“你别急。”Erik准备做一件对他来说疯狂的事,他打开电脑,定了一张今晚的机票——去往Charles的现在的城市。
还剩一个小时——希望能赶得上。Erik知道,Charles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在一个地方窝上好久,像一只猫咪,今晚估计也会这样。
“Erik?”Charles的声音有点惊慌,“拜托,你不要挂我电话,我想听到你的声音。”
“我不会挂你电话的。”Erik保证道,“那我们来说说嗅嗅的事情吧,他今天又被pict打了……”
他今晚说了好多,真奇怪,以前他一直是听众,而Charles才是那个倾诉者,现在好像都反过来了。
“Erik?”Charles突然说。
“嗯?”Erik屏息静听。
“算了,没什么。”Charles叹息道,“晚安。”
“等我。”

Charles坐在咖啡馆里,看着窗外的雪一点点飘起来。
咖啡馆里的暖气开的太足了,Charles昏头昏脑地抱怨着。他的脸因为热气儿红着,看起来就像喝醉了一样。
突然,咖啡馆的门打开了,带着让Charles心怡的寒气。
“你怎么来了?”Charles抬头你,觉得自己是真的醉了,或者陷入了什么美梦里出不来了——风雪裹挟着Erik而来,就像整整一晚的不快就是为了这美妙的一刻做铺垫。
“坐在窗边的你简直像钻石一样耀眼。”Erik笑道。
“不是,我是问……”Charles握住Erik的手,希望他能快些暖和起来。
“没错。我是为你而来。”Erik反握住他的双手,“以及,还有一句话告诉你。”
“我爱你。”
“我爱你。”
两人几乎同时说道。
Charles地眸子像盛满了星光,然后星光满满地溢了出来。
Erik倾身向前,在Charles的唇上印下一个吻。
Charles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Erik放任自己沉醉在这个略带苦味的吻中。
去他娘的仪式感,我爱你,就这么简单。

Charles的演讲被取消无非就是那些原因。
同性恋加变种人的身份让Charles不明不白地遭受了很多非议,当一个比Charles更有名望的人受邀之后,Charles自然被排在了后面。
而Erik知道Charles有多重视这次演讲,他不愿意让这个机会落空。
我们知道Erik是个收废铁的。
但Erik是个有钱的收废铁的,因为十里八乡的废铁都被他承包了。
当Charles看到赞助人Erik lensherr的名字时,也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是感动。
——这是他爱的人为他做的事。

Erik和Charles还是回到了家。
Charles的房子修好了,但是他现在不怎么想走了。

连嗅嗅也老实了很多。他开始为两位主人把守房门,不愿让pict看到任何儿童不宜的画面。
——你说那个儿童不宜的黄片?咳咳,那完全是个意外。

Charles的房子差不多闲置了。
这一天,Charles从学校带来一个孩子。
他叫Scott,还不能控制自己的能力,所以住到宿舍不方便。
跟着他来的还有一个名叫Logan的人。他总是逮着Scott就开始冷嘲热讽,但是对Scott寸步不离。
这天,Charles又在教Scott控制能力了。
他们对着一个靶子练习,然而Scott却不小心射中了Charles小时候荡秋千的树。
惨剧开始了。
pict尖叫着晕了过去——这是他最喜欢的一棵树。
嗅嗅觉得愤怒占据了脑子——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pict,精神上的也不行。
他用嘴狠狠地啄着Scott。
Scott惊得跳了起来,鉴于他小时候有着被大白鹅追赶的惨痛经历,所以嗅嗅格外有杀伤力。
——他撒丫子乱跑,连眼镜都忘记带了。
可怜的Scott被嗅嗅撵得惊慌失措,忘了控制能力。
结果是灾难性的——Charles家半场的树都被射倒了。
最后还是Erik出手。
他定住嗅嗅怀里的金属,让他停了下来,然后Charles在脑中告诉他一切都结束了。
第一个走上前的是Logan。
他嘲讽道:“你的战斗力还不如一只嗅嗅。”
Scott射倒了满场的树,早已无所畏惧,他半睁着眼睛,给Logan的头发烧了个凹。
从此,Logan的发型就像带着猫耳一样,再也长不回来了。

嗅嗅受了最惨的一顿打。
趁着Charles不在,Erik恨铁不成钢地拍着他的屁股,而嗅嗅咬着牙没有发出声音。
pict首先为他求情。
Erik还是很喜欢pict的,所以就停手了。
同时,他也有点后悔,毕竟是养了很久的宝贝。
然而嗅嗅还挺硬气,挪开屁股不让Erik碰。
Erik有点为难,甜心pict接手了他的工作。
pict先为嗅嗅吹吹伤口——Charles以前也这么对他——然后仔细地为他覆上膏药。
pict发现了一些好玩的地方。
他用手戳着嗅嗅的肚子。
好绒,好软。
再戳、再戳、再戳。
嗅嗅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他找到一个让pict喜欢的好方法。

从此,嗅嗅变成了一个乖孩子。
他不再出门收集金属(因为金属硬邦邦的,手感不好),也按时吃饭(因为要养肉肉让pict戳)。
Erik为了让Charles开心起来,和Charles种了一院子的树。

-------------------------------------
小彩蛋:
Charles视角:
Charles有一次看见了那个被冷落了许久的头盔。
自从他说过自己不会去看Erik的思想之后,Erik就再也没有戴过。
Erik你这个傻瓜,这个头盔没有半点用处。
我说我不看,是我不会故意去看。
而你,我的朋友,你想得太大声了。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