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长眠

【维勇】【双演员AU】长夏与凛冬 3

前排带 @土豆酱 -w-

这个更新速度真是很对不起小天使们= =

下面平掉两个坑会努力填这个。

----------------------------------------------------------------------------

设定(有更新)

第一章 长夏与凛冬

第二章 雪花在你的发际融化

---------------------------------------------------------------------------

第三章  You are not alone。

勇利浑浑噩噩地走出了大厅,对美奈子做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美奈子没有多问,只是拍拍他的肩膀,担忧地看着他。
勇利喃喃道:“对不起,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美奈子给了他一个拥抱。
勇利轻触一下,很快便放开了她,生怕眼泪夺眶而出:“谢谢你,美奈子。请你让我一个人静一下。”
“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美奈子远远地喊道。她没有跟上去,因为成年人都要做出选择——如果他执意离开,大可不必在没法成功的事业上耗费整整一辈子。
但是她心底仍旧有些期待——
她一直觉得,对于勇利,她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勇利凭着记忆,找到了早上放自行车的地方。
大概是粉丝的推搡所致,自行车凄凄惨惨地躺在地上。
他握着车龙头,想把自行车扶起来。
然而,他只提起了车把手。
车子彻底地散架了。

勇利最后决定坐公交回到租屋,他在寒风中站了许久,挤上了公交车。
车厢里闷热潮湿,充满着各种刺鼻的体味。车上的人表情冷漠,对彼此毫不关心,像沙丁鱼罐头一样贴在一起。
勇利叹了口气,拿着手机,浏览着订票网站,做出了离开的决定。

终于到家了。
或许是因为他沮丧的表情,三个人都没有问他具体的情况。
季光虹给了他一个拥抱,披集拍拍他的肩膀。
勇利轻轻挣开了。
“抱歉。”他垂下眼睑,又抬起头,看着李承吉——他觉得李承吉一定有话要说。
李承吉看了他许久,把刚才想说的鼓励的话咽了下去,假装轻快地笑道:“吃点东西再说?”
勇利笑笑:“不用了,我定了下午的机票。再见。”
再见。
再见。
出租屋里一下变得极安静,连外面老鼠啃食胶皮管的声音都能听闻。
季光虹“哇”得哭了出来。
季光虹哭起来很让人心疼,有时候为了压住自己的声音,哭得一梗一梗的,搞得披集也忍不住抹着眼里。
李承吉的眼眶红了,握住他的肩膀,轻声道:“好运。”
勇利点头,对三位同伴挥手,道:“好运。”
勇利觉得自己会哭的,然而他的心情像镜子一样平静。
就像一个等待多年的苦役犯,终于接受了最后的宣判。
勇利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结局。
他把钱交给了邻居——那个强壮的墨裔年轻人。
让他欣慰的是,邻居既没有多做要求,也没有推辞。
勇利一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尤其是以后还不上的人情。
他爽朗地笑了,无所谓地耸耸肩,道:“我叫雷奥。”他伸出手,掂量了一下勇利的肩膀,还是准备改捶为拍,“说起来还得谢谢你,这车我早就该换了,不如下次我来请你们吃饭?”
勇利觉得有些难过。来到美国的七八年里,他除了室友、少数几个同学和经纪人美奈子之外,根本没有交到几个朋友。如今快要离开,他甚至不知道找谁道别。
他敛下情绪,笑道:“请我就不用了,你请他们三个吧……我今天就要走了。”
“哦。”雷奥的声音变得低沉,尽管见惯离合,他仍旧感到悲伤,“祝你好运。”
“祝你好运。”

即使心情格外糟糕,维克托还是帮尤里搭完了戏——这是维克托从前答应过尤里的。
维克托和尤里就相识在一次读书聚会上。
彼时,维克托是胸口带着徽章的明星学长,而尤里还是个整日被欺负、前路惶惶的小学弟。
他甚至不敢把他的境遇告诉爷爷,那个老人花了几乎半生的积蓄送他来公学读书,期盼着他成长、成才——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他变成了一只小刺猬,悄悄地打磨着愤怒的尖刺。
某一次读书聚会上,尤里带来的《长夏与凛冬》被几个人撕碎了。
处理这件事的维克托没有听信那群小混蛋的花言巧语,
“那小子是学生干部,还算有权。”维克托有些担心,“我怕你……”
“没什么可怕的。”尤里磕出一口血沫,昳丽的脸上带着青紫的伤痕,这让他看起来有些可怖,“我只要应得的正义就行了,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维克托停下了,知识着他的眼睛:“我们学校一直信奉骑士精神,你能告诉我他的内涵吗。”
尤里答道:“帮助弱小,提携后辈。”
“我不相信你是弱者,而是下一位骑士。”
“做你该做的事情。”
尤里一直把他的话记在心里。
而维克托也没有看错。

那时,维克托已在毕业季,而尤里还是个刚入学的新生,除了几次读书聚会,两人碰面的机会少的可怜。
再一次见到他时,维克托已经有些认不出来了。
——他就像王子一样耀眼。
维克托已经毕业,还在各个剧组跑龙套,帮大腕配戏。
而尤里刚刚进入大学,凭借自身的努力拿到几个角色,隐隐比维克托还要红了。
虽然他还是经常愤怒,但那基本不是出于自身。
那次,他与维克托在同一场戏里演一个小角色。
那一幕从中午排练到晚上,虽然是室内戏,但是导演为了逼真的效果,不允许他们开空调。
穿着闷热的戏服,尤里觉得自己都快要热晕了。
等到收工时,尤里拧了一把戏服,发现居然能挤出水来。
他又渴又热。
突然,一瓶水浇在了他的头上。
他很快就清凉了下来。
正想跳起来打人,只听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尤里,是你吗?”
“维克托!”尤里回头,立刻认出了他。
多年不见,维克托变得更清瘦了一些,也似乎更加沉稳了。
——只是似乎。尤里还没忘记他刚才孩子气的举动。
尤里微笑道:“我一直期待与你站在同一个舞台上。”
维克托笑道:“我也是。”

莉莉娅几乎在勇利走后就愤然离场。
维克托很愤怒,尤里感觉得到。
同样,尤里自己也很愤怒——不光是因为少了一位可以飚戏的同行,更因为雅科夫对胜生勇利的偏见。
“你最好去检查一下盔甲的重量。”维克托个子很高,身体却比较瘦弱,对着高而壮实的雅科夫居然有着一点压迫感,“那是我和克里斯两人才能扶起来的东西,你确定让胜生勇利穿着很合适吗?”
雅科夫没有回话,转而让工作人员称重。
——的确非常不合适。
“我觉得勇利表现的不错,虽然他看起来死蠢的。”勇利不在场,尤里翻了个白眼,还是选择了说实话,“雅科夫导演,你不能因为一些愚蠢的偏见就取消胜生勇利应得的机会。”
“你与莉莉娅的事是私仇。”维克托说得更直接一些,“你不能因为这件事迁怒于勇利。”
雅科夫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确实……我非常欣赏勇利前半场的表演。”
维克托道:“那就由我把他追回来吧。”

找人的过程一波三折。
演员的资料全部保存在莉莉娅那里。
雅科夫硬着头皮给莉莉娅打电话,结果被莉莉娅一顿冷嘲热讽。
维克托拿到了地址之后立刻开始行动。
他有种感觉——如果他不快些,会错过勇利。

勇利家特别难找。
平民区的住宅建的乱七八糟的,维克托对着名片上的地址,在踩过诸如狗屎、牛奶盒等各式各样的垃圾,拐进过各种荒无人烟、不怀好意的小巷之后,终于找到了勇利暂住的楼栋。
终于找到了,但他心里有些不安。
闻着楼道的气味,看着脏兮兮的墙壁,维克托不禁怀疑这栋建筑的年岁。
虽然他和克里斯也经历过一段合租岁月,但是条件不至于这么差。
脚下跑过一直老鼠。
幸好,在有些轻微洁癖的维克托忍受不了之前,他找到了勇利暂住的房子。
“你好!你是?”应门的人的声音有些迷糊,看到维克托之后,他的声音活像卡在了喉咙里,“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对,是我。”维克托做出一个压低声音的手势,发现这个公寓有着和黑暗外表不同的温馨,他环视一周,没有发现胜生勇利的身影,心不由得一沉,他低声道,“胜生勇利在哪里?”
“啊?啊?”迷糊的男孩还没搞清状况,另一个机灵些的男孩赶紧把维克托引进屋子,关上房门,“勇利回家去了。”
维克托心中的不安感扩大了:“家,这里不就是他的家吗?”
李承吉叹气道:“他回了日本的家。”

维克托问清地址之后,即刻动身赶去机场。
他觉得自己能追的上勇利——如果不行,还能到日本去把他截回来。
但是,心一旦打碎了,就很难粘回来了。
如果他就此心灰意冷,那该如何是好呢?
他看着窗外,车辆川流不息,人们来来往往,演绎着各自的故事。
他不希望勇利的故事那么快结束。

勇利,你别这么不自信。
勇利,你不是一个人。
勇利,其实很多人看到了你的才华。
勇利,其实我们都愿意做你的骑士,为你主持公道。

为了赶上飞机,勇利难得奢侈一把,叫了taxi去了机场。
勇利拉着行李,过了安检门。
他突然对这片奋斗了六年的土地分外眷恋。
人群中传来一阵骚动。
勇利似有所感,抬头。
维克托与他隔着玻璃,遥遥相望。
勇利看不清他的表情,心中有种强烈的直觉——他为我而来。
然而,勇利迅速别开了目光。
这一定是幻觉,他自嘲道。
维克托怎么会在意一个试戏都演不好的小演员呢。
勇利的手机已经关掉,所以错过了23通来电。
三个来自李承吉,三个来自季光虹,两个来自披集。
——剩下的全部来自维克托。
他拉下了飞机的窗口,把绚丽的晚霞挡在视线之外。
----------------------------------------------------------------------

下章预告:没头脑和不高兴

这章绝对甜回来!我保证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