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长眠

【维勇】【双演员AU】长夏与凛冬 4 下

5.21,更个新都是爱你的形状。 @土豆酱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爱不爱我?=w=

我只是更新地很很很很很很很慢而已。

设定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上

==================

就在第二天,另一位“不速之客”也来到了东京机场。
尤里·普利赛提走出了安检口,百无聊赖地刷着推特。
勇利——nothing,维克托——po了几张刚在日本拍的风景照,前几天刚加的披集——和他的室友李承吉、季光虹一起撸串,顺便怀念了一下勇利。
看得我有点饿了,尤里咽了口口水,心中暗想,不如什么时候偷偷把他屏蔽了吧。
他继续往下划,看到了风骚的老男人克里斯托弗——恶,他又在炫耀自己的男人给他做了什么营养早餐了。
尤里果断地把克里斯托弗屏蔽,肚子“咕”地一声叫了起来——好吧,这回他是真的饿了。
他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特大码白T恤,上面印着“Magneto was right”的标语,牛仔裤紧紧绷在身上,奇形怪状的墨镜随便架在鼻梁上,遮住了小半张脸,半长金色头发松松垮垮地束在脑后,其中几缕不服帖地跑到了前额,挡住了眼睛。
看起来真像个逃家的杀马特少年——真不像英俊潇洒的我——尤里在M记厕所里的镜子前唾弃了一下自己临时起意的造型。
他被单身狗和情侣狗们刺激得有点饿,又看不懂日文,只有走进M记,准备找点东西吃。
就在他快要点单的时候,突然想到,马上可能要拍摄《长夏与凛冬》了,他大概要节食健身了——这种时候,吃M记这种高糖高热量的东西不大显然合适——他只有一脸悲壮地跑进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了一下。
从M记走出来,尤里觉得自己大概有点迷路了,又看不懂日语,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撩起了前额的几缕浮发,很快,他们又不服帖地垂了下来。尤里有点生气,狠狠吹了一口,结果头发被吹得竖了起来。
尤里:“……”
气die,不管它了,他拖着小旅行箱,去服务台问问小姐姐了。
他冷淡地举着手机,用谷歌翻译了一下披集那里刺探到的住址。
服务台小姐姐的英语还不错,没什么口音,将尤里的行车路线讲了一遍,尤里听着,没什么反应。
他其实有点不懂,但是性冷淡风走得习惯了,再问有点尴尬了。
待会儿见到了勇利和维克多这两个不负责任的混蛋,该怎么整治他们呢?
“先生?先生”给他讲解的工作人员看他一动不动,似乎在想什么心事,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谢谢你了。”这太尴尬了,尤里极快的、装作不在意地拿走了讲解的纸片,T恤的下摆划出一道弧线——他居然走神了,真尴尬。
他感觉身后的工作人员虽然是公事公办的态度,但就像在嘲笑他似的。
错觉,错觉,一定是错觉——尤里拼命忍住炸毛的冲动,现在这样显然不大好。

公交车上,尤里打开黑名单,还是把克里斯托弗放了出来——他的美餐又能折磨我了,尤里吸了口气,愤愤地想。
可惜的是,尤里最后一班车还是换错了——终点站是个民俗市场,他已经完全懵逼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他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他的样子太引人注目了,很多人都想为他提供帮助。
但是都被尤里无情地拒绝了——oh,come on.我根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
万般无奈之下,他将周围的样子拍下来,po到推特上——这TM是那儿?
“注意语言。”——这是米娅。
过了不到一分钟,另一个留言跳出来。
“你在长谷津的民俗市场。”
维克托?
尤里有点怒了,我大老远跑这儿来找你,你都在这儿混熟了?
下一条留言一会儿就叹了出来:“从出口走出去,下一个路口左转……就到勇利家了。”
烈日当头,万幸尤里路痴地不算彻底,很快就摸到了勇利家。
“surprise!”
“surprise……”
甫一开门,一个兴高采烈的男人跳了出来,正是维克托,另一个男人走出来,附和道。
是维克托和勇利没错。
但是,他们走出来的瞬间,一股极冲鼻子的味道传来,难闻极了。
“你大小便失禁了吗!”尤里嫌弃地朝后退了几步,像避开瘟神一样避开他们。
维克托:“……”
勇利:“……”
勇利闻了闻衣袖,为难地道歉:“抱歉,我的衣服是用温泉水洗的,有股硫磺味儿。”
维克托附和道:“确实,闻着闻着就习惯了。”

“是谁?勇利的朋友吗?一起吃饭把!”一个热情的女声传来。
尤里还想推辞几句,然而他的肚子“咕”地一声,抢先回答了。
尤里:“……”
果然,没几个人能够抗拒炸猪排盖饭的魅力。
饭后,勇利的母亲热情地邀请尤里留下来住宿。
尤里自小由爷爷抚养长大,对妈妈一样的女性没什么抗拒力,婉拒道:“阿姨,会不会有点麻烦你……”
勇利妈妈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拒绝,依旧热情地说:“我们这里客房多,再收拾一间出来也可以的。”
尤里一脸僵硬地笑着,道:“真的谢谢您了。”
完了,他一脸悲壮地想,我也要像他们一样满身……火药味了。
他在心里小小地修改了一下用词,毕竟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勇利坐在一旁,欣赏着尤里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心里偷着乐。
欣赏完了,勇利大发慈悲地建议道:“我们让你用自来水吧。”他一脸诚恳地补充道,“不含硫磺,真的。”
尤里:“……”

地球另一边,雅科夫刷着推特,一脸窝火。
电影开机在即,三个主演都跑到日本去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不惊喜,不意外。
雅科夫恨恨地把手机摔到床上,捂脸想,都是我自己作出来的。
想办法把人整回来才是正经。
——————
下一章预告:你能做到的。

评论(10)

热度(43)